贵州省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网
您现在的位置:贵州希望网>> 教育科技>> 教育心得
陪留守儿童过节
作者:谢巍娥    文章来源:贵州日报    点击数:    更新时间:2020年06月03日

  “六一”当天,记者前往台江县方召镇养薅村小学,与学校的留守儿童共度节日。繁忙的家务劳动,和小伙伴玩耍时灿烂的笑容,还有提及父母时的沉默寡言,都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。


  “妈妈走的时候,我6岁,弟弟最小,才3岁,哭着要去找妈妈……”赵妹没抬头,边说边画画。


  9岁的赵妹,是班里唯一的女生。短发,瘦弱,大夏天还穿着一件高领毛衣,脖子上挂着一串钥匙。


  她的哥哥12岁,和她同读三年级,弟弟在楼下读幼儿班。她还有个姐姐,在镇上读六年级,每周回家一次。母亲因病去世,父亲长年在广东打工。他们和82岁的爷爷生活在一起。


  “爸爸,打工不要太辛苦!”赵妹在黑板上写。


  哥哥假装趴在桌子上睡觉,对大家谈论的话题漠不关心。等妹妹写完后,他也走到黑板前,写下:“爸爸,打工时一定要注意身体,工作时要小心。”


  “干脆拍成照片发给你们爸爸吧。”


  几分钟后,爸爸回复两个字:谢谢,后面跟着4个大哭的表情。


  赵妹看到留言,不说话。哥哥把头扭向窗外。窗外,满眼是山,还能听见布谷鸟的声音。


  “小马过河”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游戏。孩子们让记者扮演“妈妈”,类似于裁判。嬉打疯闹过后,孩子们越来越放松,围着记者聊“谁最能干”。


  “我会做饭、洗衣服。”


  “我会下田拔苗、插秧、找田螺。”


  “我还会爬树抓甲虫、下河抓螃蟹。”


  ……


  “长大了出去打工。”赵俊说,“因为在家里找不到大钱。”弟弟赵江林补了一句:“养家糊口都难。”


  这兄弟俩跟着爷爷奶奶生活,父母都在广东打工。


  杨灿小声对记者说:“我不想打工,我要当警察。”


  说话时,感觉到他眼里放着光。杨灿8岁,读一年级,也是留守儿童。父母离异后,父亲去了广东打工,兄妹2个,和爷爷奶奶生活。


  养薅小学有学前班和一、三年级,全校共3个班、24个孩子、2个老师。除了语文和数学,孩子们还有体育、美术和英语课。


  “养薅村,距贵阳200公里,地处苗岭深处,是一个边远的苗族村寨,交通闭塞,属于台江县最穷的村之一。2014年的贫困发生率为89%,2019年脱贫摘帽。”邵老师介绍,全校学生都是贫困户,一半以上是留守儿童,“村里的青壮年大多在广东做不锈钢加工。”


  中午,食堂排队打饭。“今天吃豆芽炒肉,回锅肉烧豆腐,香菇西红柿汤。”食堂工作人员说,所有食材全由县里负责采购,营养午餐按学前儿童每人3元,一年级和三年级每人4元的标准补足。


  校长李兴富说,孩子们在学校都很快乐,大声念书、大声唱歌。但就是自觉性差一点,回家以后主动学习看书的比较少,都喜欢看电视。


  “杨杰,11岁,父母离异,留守儿童;蔡海江,6岁,父亲服刑,母亲离家出走,无经济来源;杨但九,10岁,母亲重病,兄妹5人,家庭特别困难……”一张贫困学生登记表上,备注着学生家庭的贫困原因。


  下午,县里和镇里来了几位领导,带来书包和文具,送给几个家庭特别困难的留守儿童,他们站在操场上合影。


  赵妹也是其中之一。放学后,她飞快走回家,迫不及待地把书包和文具递给爷爷看,爷爷耳背,把“书包”听成了“辣椒”。


  赵妹的家很“新”。去年,父亲和帮扶干部一道,把房子重新用水泥抹平了一下,虽然还是毛坯房,但是装了铝合金门窗,再也不透风漏雨了。


  哥哥拎着一桶水进家,熟练地架起火盆,生火做饭,锅和壶都被柴火熏得焦黑。饭后,赵妹负责洗碗、打扫屋子、洗衣服。洗衣机、电冰箱都是二伯、大伯送的。弟弟指着电视机和柜子说:“这是爸爸买的。”


  “爷爷平时不让看电视,要等到门口的路灯亮了后,才能看。”赵妹指着门口的路灯说,“下面那个路灯亮得早,我家门口这个晚上7:48才亮。”


  记者帮着兄妹俩整理床铺,收拾房间,提醒他们要开门、开窗透气,被子要经常拿出去晒晒,因为家里实在是太潮了。


  在台江,像赵妹兄妹这样的留守儿童有近2000人。全县建有留守儿童之家18所,全部开通有亲情电话。部分学校还建有“阳光儿童之家”“亲情活动室”“零钱电影院”或“心理健康咨询室”,总共20来个,有老师指导,比如给远方的家长写一封书,培养学生的表达能力,或对学生进行感恩教育,包保老师还经常家访,保持与家长或监护人的沟通联系。


文章录入:songqiuyun
责任编辑:songqiuyun

保存打印关闭
相关链接:
没有相关内容
Copyright ©2004-2019 www.gzxw.gov.cn
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贵州希望网和农村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资源库